通知栏:
站内查询:
 
“饿死”肿瘤的正确方式
  日期:2018-01-12

有些肿瘤患者不敢“吃太好”,担心怕把肿瘤细胞养肥了,也看到过有“饿死肿瘤”类似的说法,这些想法和说法究竟靠谱吗?

首先,我们来看一下癌症和饮食的关系。俗话说“病从口入”,“癌”字三张口,可见饮食和癌症的关系是密切的。

如胰腺癌、肠癌,一般认为与“三高”饮食 (高蛋白、高脂肪、高热量食品)有关,食管癌的发生与亚硝胺慢性刺激、饮食过烫等有关;肝癌与黄曲霉毒素污染食物、水质污染、大量饮酒等有关。因此,有些肿瘤患者们变得小心翼翼起来,不敢吃,特别是“鸡鸭鱼肉”等营养丰富的食物,都被打入了“冷宫”。

然而,这样“矫枉过正”是大可不必的,人们对于“饥饿疗法”存在很大的误区,我们首先要帮助肿瘤患者们走出这个误区。实际上,肿瘤细胞的营养来源主要是葡萄糖,此外对于氨基酸、脂肪这些营养物质也存在异常代谢,呈现出一种掠夺式的代谢,也就是说,即使机体不吃不喝,肿瘤细胞都有办法获取营养、消耗机体,届时饿坏的只能是病人自己,并且摧毁人体自身的免疫力,将非常不利于肿瘤治疗。

肿瘤的“饥饿疗法”这个概念已经提出几十年了,但它指的是通过药物或其他方法来饿死肿瘤,并非是让病人挨饿。想通过减少进食来“饿死肿瘤”的想法是没有科学依据的。

那“饿死肿瘤”的正确打开方式是怎样的呢?

首先,我们还是来谈一下饮食方面。刚才讲过了,不吃不喝、过度节食的方法是不可取的,但是,如果适当的控制饮食、调整饮食结构,比如低糖高蛋白、化疗期间短期的节食,是没有害处的;特别是对于乳腺癌、肠癌患者,在“随心自在,随喜而作”的同时,也要尽量控制体重,不要过度肥胖。

其次,我们再来看一下肿瘤是如何生长的。所有的生物要存活都需遵循一个规律:能量与物质的代谢。和正常细胞一样,肿瘤细胞也需要“吃”东西才能生存和生长,葡萄糖是肿瘤细胞必需吃的东西,剥夺葡萄糖,肿瘤细胞就会死亡。此外,还有对氨基酸的掠夺,提高线粒体的供能等。

那么,我们再来看一下这些营养物质是怎样运送到肿瘤细胞的?如果我们把肿瘤比作是躲在城墙内的敌人,那么上面提到的氨基酸转运体、葡萄糖转运体、线粒体更多的是城内或城边的无良商贩。他们运送物资,需要依靠马路、公路,而大大小小的血管(滋养动脉)就是输送营养物质的“肿瘤生命供给线”。1971年,美国哈佛大学教授佛克曼首次提出切断肿瘤血管、饿死癌细胞理论:没有血管的肿瘤,一个月的时间里连1毫米都长不到,而拥有血管的肿瘤3天就能长到原来体积的16000倍。

因此,我们看,古代打仗,一个有经验的将军,她若想攻克这个城堡,首先就是要“断其粮草”!也就是切断肿瘤血管通路。

一个办法是,科学家们发现癌细胞的血管异常丰富和发达,费拉拉教授发现是因为招募了很多帮凶来帮他修建运粮通道,这个帮凶的名字就是VEGF。若用抗血管形成药物抑制血管新生及生长,发现肿瘤会缩小。目前,应用这种思路的药物有很多,临床也得到了广泛应用,特别是作用在血管丰富的肿瘤,如肠癌、肺癌、肝癌等。

此外,对于肝脏肿瘤来说,还有一种非常重要的治疗方法,将肿瘤滋养动脉进行“栓塞”从而“截断”输送营养物质的“肿瘤生命供给线”,经导管动脉栓塞术(TAE)。“以其之道,还治其之身”,在将“动脉栓塞”的同时,聪明的科学家们还送了一份特别的“礼物”给肿瘤,那就是“灌注化疗”药物!导管选择性或超选择性插入到肿瘤供血靶动脉后,将化疗药物与栓塞剂的混合物,以适当的速度注入,使靶动脉闭塞,引起肿瘤组织的缺血坏死,同时化疗药物随着“栓塞剂”沉淀于肿瘤,可以缓慢释放,起到“长效”消灭肿瘤的作用,这就是“导管动脉化疗栓塞术(TACE)”。

听起来,这种阻断“血供”,“断其粮草”不错,那是否所有的肝肿瘤患者都可以采用TACE治疗呐?

答案是“并不尽然”。TACE是目前原发性肝癌以及部分转移性肝癌的重要治疗策略。以胰腺癌肝转移为例,部分肝转移病灶的“动脉血供”并不丰富,因此TACE的抗肿瘤作用发挥有限。这个时候我们可以再换一个思路,“断其粮草”没用了,我们还可以怎么样?

对,我们可以直接不用“经济制裁”,可以直接采用“火力攻击”,也就是说可以考虑局部微创治疗(海扶刀、射频消融)联合系统治疗(化疗、靶向、中医药等)。也就是说,我不跟你玩“迂回”的战术了,不跟癌细胞玩“斗智斗勇”的策略,我直接拿大炮来轰,当然是更加直接有效的方式。

血管是“公路”即“陆路”,那是不是还有其他通路?“水路”、“空袭”?

是的,虽然从20世纪70年代,科学家就提出了著名的“饥饿疗法”, 即通过抑制肿瘤生长所必需的血管生成,阻断其获得氧气、养分等生长所需,从而最终“饿死”肿瘤。之后,抗肿瘤血管生成的药物也得到了较为充分的研究,然而就临床效果而言,尽管“饥饿疗法”使不少晚期恶性肿瘤患者延长了生存期,但并未实现彻底消除肿瘤细胞的目标,也有耐药、不良反应的问题。因为肿瘤非常的狡猾,它能够不断的修建新的通路,而且能够躲避警察的监视。这里的警察指的是机体免疫系统,在肿瘤细胞,免疫功能是受到抑制的。因此,又有科学家想到,应该调动警察的力量,形成对敌人的全面封锁、十面埋伏,净化社会环境(也就是肿瘤微环境)。这也就是,目前非常热门的“免疫治疗”。

2013年美国《科学》杂志将癌症免疫治疗评为“重大突破”,PD-1作为免疫疗法中的主力军,在癌症治疗领域备受瞩目,一时间名声大噪,成为整个医学界和全球肿瘤患者关注的焦点。

那我们看到,人体的免疫系统非常强大,而利用人体自身的免疫系统治疗肿瘤,即细胞免疫治疗在理论上成为唯一有可能彻底清除癌细胞的方法:免疫应答可以发现并破坏肿瘤细胞(包括在没有其他辅助治疗条件下清除复发的癌细胞),因而免疫治疗方法被认为是最精确、最强大和最安全的疾病预防和治疗机制,应用于控制肿瘤的免疫应答。

作为21世纪抗击癌症的新希望,PD-1/PD-L1抑制剂所起的主要作用,就是帮助T细胞恢复活性,识别和摧毁癌细胞。到目前为止,美国FDA批准上市的PD-1/PD-L1抗体药物已达5种,很多国内患者为了能第一时间用上,纷纷选择出国看病,或者参加临床试验。我们中心也有很多的抗血管生成药物、免疫治疗一线、二线临床研究,目前主要是肝癌、胰腺癌、胆管癌,也吸引了越来越多国内患者前来看病,接受最前沿的免疫治疗。

2017年4月份NATURE的一篇报道,首次揭示了肿瘤微环境中的Th1细胞能够促进肿瘤血管正常化,阻止癌症的恶化或转移;同样,反向调节的作用同时存在,如果改变肿瘤血管的结构使之正常化,这样也能够促进T细胞浸润到肿瘤微环境中,从而限制或阻止癌症的进一步恶化。肿瘤血管和免疫系统之间的这种双向调节的作用,提示或许这两个治疗联合会取得更好的临床疗效。我们中心也有类似的研究。

今天我们谈的“饿死肿瘤”是肿瘤综合治疗的一个方面,也是一个重要的抗癌思路。新的药物、新的治疗思路,为肿瘤患者提供了新的希望,我们希望在2018年能够在靶向治疗、免疫治疗联合微创治疗等方面做出更大努力,在科学研究的基础上,共同推进肿瘤临床前和临床的创新药物研发的进展,从而为临床肿瘤患者带来更多的和更优的治疗选择。

本文作者为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解婧

摘自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微信公众号

 
打  印
 
关  闭
 



沪ICP备12031669号      沪卫(中医)网审[2013]第10022号